由于陆九渊在概念运用上并未严格区分“心”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3-26 10:13
文章描述:由于陆九渊在概念运用上并未严格区分“心”与“本心”,在以心为一般知觉主体的同时又常在本心的意义上使用心这一概念,这就造成一种印象,似乎他以为一切知觉活动都合乎理。

由于陆九渊在概念运用上并未严格区分“心”与“本心”,在以心为一般知觉主体的同时又常在本心的意义上使用心这一概念,这就造成一种印象,似乎他以为一切知觉活动都合乎理。他的“心即理”的命题之所以受到普遍怀疑,其根源即在这里。朱熹之所以强烈反对陆九渊,就是因为,在朱熹看来,心是知觉思虑之心,有善有恶,是绝不能说心即是理的。就陆九渊本人来说,他说的心即理,并不是泛指经验知觉即是理,而是指本心即理。

陆九渊认为,不同时代每个人具有的本心无例外地是相同的,即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他说:“圣人与我同类,此心此理谁能异之。”(《与郭邦逸》,《陆九渊集》卷十三)“理乃天下之公理,心乃天下之同心,圣贤之所以为圣贤者,不容私而已。”(《与唐司法》,《陆九渊集》卷十五)“心只是一个心,某之心,吾友之心,上而千百载圣贤之心,下而千百载复有一圣贤,其心亦只如此,心之体甚大。”(《语录下》,《陆九渊集》卷三十五)“盖心,一心也,理,一理也,至当归一,精义无二,此心此理实不容有二。”(《与曾宅之》,《陆九渊集》卷一)在他看来,宇宙不仅是一个时空的观念,宇代表“四方上下”的普遍性,宙代表“古往今来”的恒常性,在这个意义上,“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正是用以凸显本心的普遍性与永恒性。另外,如果说,甲之心,乙之心,千百年前圣人之心,千百年后贤者之心,都“只是一个心”,那就意味着四方上下、古往今来的人的心共同构成了一个心,这个心亦即宇宙的实体,个体的心只是这宇宙实体的表现。

上一篇:自我知识是这一认识过程中的重要部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