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普鲁士实现了德意志的统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3-22 16:39
文章描述:如果就其著作中的史实而言,聚贝尔成功地写出了一部精确而真实的作品,但它没有揭示更高层次的人性真实。聚贝尔在该书的序言里说:“在这部著作中,我根本不想隐瞒自己的亲普

如果就其著作中的史实而言,聚贝尔成功地写出了一部精确而真实的作品,但它没有揭示更高层次的人性真实。

聚贝尔在该书的序言里说:“在这部著作中,我根本不想隐瞒自己的亲普鲁士的民族自由主义观点。”这看起来很自然,至少与他的历史哲学相符,因为聚贝尔是那种仅凭政策之后果来评判政治之价值的史学家。

既然普鲁士实现了德意志的统一,那么19世纪德意志历史的一切问题都应根据它们与普鲁士政策之间的关系来判断。

不难看出这种观念必定会推导出怎样的结论:完成德国统一大业的两件工具是普鲁士的行政机构和军队,前者通过关税同盟为普鲁士支配德意志做好了准备,后者则在战场上兑现了这一支配权。

德意志的统一直到腓特烈二世真正的继承者出现之日才有可能。这位继承者就是威廉国王,他在1848年曾这样描绘时局:“问题不能以加戈恩的方式、而只能以武力来解决:未来的秘密只在于何时及如何使用武力。”

这就是聚贝尔的“历史”试图阐明的观念。他承认,“为了生存”,普鲁士必须发展,而“原地踏步对它而言就是灭亡”,普鲁士的命运在于确立在德意志的强权,而且日耳曼文明迫切要求这种强权。关于石勒苏益格 荷尔斯泰因问题,他认为,对于普鲁士,这只是个利益问题———“对其商业利益至关重要”〔59〕。同样,他在解释普奥战争的起源时也认为,战争的主要原因不在于个人情绪造成的主观后果,而在于许多世纪中取得的古老权利与日益强大而紧迫的民族要求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由此造成的不协调状态令人难以忍受,只有一场剧烈的危机才能一劳永逸地终结这种不幸。好在这种疗法最终有利于德意志的福祉。”〔60〕他还认为,1870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他在通信中透露说,这场战争他等待了20年!),因为从根本上说,它只是“一个寻求在阳光下的位置的新国家和一个为维持其地位而斗争的老国家之间”必然出现的历史生存斗争之一。

上一篇:社区适老化建设是一个百年大计

下一篇:没有了